散文: 柳蒿芽,是草也是菜,可烧,可食,可入药

它与其它山野菜不同,它小的时候是菜,长大以后就是高高的大蒿子。它的叶如柳树的叶子,却又不像柳叶子,它是三、五片、七、八片长成的一大叶片,看上去像朵绿色的花。

散文: 柳蒿芽,是草也是菜,可烧,可食,可入药

东北的大地进入五、六月份,山青了,水绿了,花开了,鸟叫了……这个季节正是挖柳蒿芽吃的时候。

柳蒿芽,在我们这个地方很常见,多年生的草本植物。它与其它山野菜不同,它小的时候是菜,长大以后就是高高的大蒿子。它的叶如柳树的叶子,却又不像柳叶子,它是三、五片、七、八片长成的一大叶片,看上去像朵绿色的花。它喜欢生长在潮湿的草甸上,河岸、沟边,山脚下和柳条通处,经常是成片地生长,有的地方多得一大片的,一大片的,看见一片,保证周围有很多片。柳蒿芽长到四、五寸高就可以采摘,这个时候正是采食旺期,一旦长到了一尺来高以上就不能采食,所以叫柳蒿芽,就是因为采摘是蒿子的“芽”。长大的干主径和叶片就老筋,苦涩无法食用,到秋天就长成蒿草,只能用来烧火。

柳蒿芽与山野菜婆婆丁、苣荬菜不同,它不可以生吃,柳蒿芽要加工一下才可以吃。把新采的柳蒿芽洗净,放在锅里用开水汆一下,马上腾腾热气伴着清凉凉柳蒿芽的味道气弥漫整间屋子,还没吃就心神有点摇曳。这个时候蘸上鸡蛋酱或肉酱吃一口,清清凉凉地爽口,余香隽永,口齿生香,让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特别是用柳蒿芽炖鱼,其味融入了鱼的味道,滋味就更鲜美无比。把柳蒿芽儿切碎,加上肉末、熬汤,喝一碗,还想喝第二碗。

散文: 柳蒿芽,是草也是菜,可烧,可食,可入药

柳蒿芽儿不但是春天里老百姓最喜欢吃的山野菜,还是农民救命食品。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农民没有粮食吃,就到地里挖柳蒿芽回来蘸酱吃,解饿,解毒,老百姓称它为救命草。

我小时候挖柳蒿芽经常去两个地方,一个是离家六里地东漂河草甸子是,一个是村南边的壕沟两侧,这两个地方有柳条通,柳蒿芽都生长在这里周边。挖柳蒿芽用小镰刀头,将小镰刀头后面用布条缠起来,不磨手,挖起来也得劲。柳蒿芽一般都长在去年已经牯萎的蒿茬的中间,挖的时候千万注意扎莫棵和蒿茬子扎手和脸。常挖的人,马上能够分清柳蒿芽和其他蒿子的区别,柳蒿芽长的“直溜”,长的干净,根的上部发红。不会挖的人,经常如果其它蒿子挖回去,不能吃,白浪费时间。

我们挖柳蒿芽的时候,发现了一大片,谁也不告诉,自己悄悄地挖,看谁挖的多,在回家时候,显一显自己收获,在小伙伴中有一种自豪感和胜利感。那个时候也不知道它的食用价值和药用价值,就知道好吃,挖回家,看见一家人有菜吃,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成就感。现在知道这柳蒿芽儿营养价值是非常高的,它富含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等等,还是一味中药,能够破血行淤,通络、清热、去火,裨益。忽然感觉,我现在身体不错,可能与那个时候经常吃柳蒿芽肯定有关系的!

柳蒿芽,一种美味佳肴,又是一种神奇的良药。近几年,我多次到乡下去,很想再挖一点 柳蒿芽尝尝鲜,可是,在过去小时候挖菜的地,转悠多时,也没有找到一棵,大量的农药,让几千年生存下来的野菜绝了根。

有人告诉我,现在有卖大棚种的柳蒿芽,我买过,可是怎么品也没有以前那种味道。我还是依然喜欢长在田野里柳蒿芽的身姿,那野香滋味……

散文: 柳蒿芽,是草也是菜,可烧,可食,可入药

散文: 柳蒿芽,是草也是菜,可烧,可食,可入药

散文: 柳蒿芽,是草也是菜,可烧,可食,可入药

散文: 柳蒿芽,是草也是菜,可烧,可食,可入药

散文: 柳蒿芽,是草也是菜,可烧,可食,可入药

散文: 柳蒿芽,是草也是菜,可烧,可食,可入药

散文: 柳蒿芽,是草也是菜,可烧,可食,可入药

散文: 柳蒿芽,是草也是菜,可烧,可食,可入药

散文: 柳蒿芽,是草也是菜,可烧,可食,可入药

"散文: 柳蒿芽,是草也是菜,可烧,可食,可入药"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