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之隔,两个世界:航拍镜头下的巨大贫富差距

一线之隔,两个世界:航拍镜头下的巨大贫富差距

在南非约翰内斯堡西北部的Boubosrand社区,一个遍布绿色草坪和波光熠熠的游泳池的社区紧挨着一大片铁皮棚屋。 摄影:JOHNNY MILLER

一线之隔,两个世界:航拍镜头下的巨大贫富差距

无人机摄影从空中拍摄了城市内部的巨大经济差距。道路、运河和栅栏成为分隔贫富的界线。 在南非东海岸德班市的乌姆吉尼河上方,一座陡峭的山上坐落着一个富裕的社区。社区居民坐在高层公寓里,就能清楚地看到摩西马迪巴足球场、德班乡村俱乐部,以及山坡上的数百间棚屋。 摄影:JOHNNY MILLER

一线之隔,两个世界:航拍镜头下的巨大贫富差距

Imizamo Yethu定居点位于豪特湾谷两个富裕的住宅区之间,距离开普敦南部16公里左右。这个定居点主要由小棚屋组成,人口总数几乎与豪特湾谷其余地区的人口相同。 摄影:JOHNNY MILLER

一线之隔,两个世界:航拍镜头下的巨大贫富差距

穆伊方坦公墓将Vusimuzi非正式定居点和更富裕的坦比萨住宅开区分开。南非人的平均寿命为60岁左右,不过非正式定居点居民的平均寿命通常更短。 摄影:JOHNNY MILLER

一线之隔,两个世界:航拍镜头下的巨大贫富差距

在桑给巴尔的北岸,豪华酒店消耗了岛上的大部分资源。 摄影:JOHNNY MILLER

一线之隔,两个世界:航拍镜头下的巨大贫富差距

孟买国家证券交易所附近的米提河沿岸坐落着一个贫民窟。这座城市不仅拥有一座高27层、价值10亿美元的宫殿,还有亚洲最大的贫民窟。 摄影:JOHNNY MILLER

一线之隔,两个世界:航拍镜头下的巨大贫富差距

在墨西哥城,La Malinche社区紧挨着一个更富裕的社区。 摄影:JOHNNY MILLER

一线之隔,两个世界:航拍镜头下的巨大贫富差距

一条运河将底特律的杰佛逊查默斯社区与其附近的格罗斯波因特公园分隔开来。 摄影:JOHNNY MILLER

一线之隔,两个世界:航拍镜头下的巨大贫富差距

Asiphe Ntshongontshi生活在开普敦附近的Masiphumelele社区。这个小镇的一部分被湿地隔开。 摄影:JOHNNY MILLER

一线之隔,两个世界:航拍镜头下的巨大贫富差距

在开普敦附近的米歇尔湖社区,Danie Kagan沿着社区四周的电围栏散步。米歇尔湖社区位于湿地对面,距离Masiphumelele社区只有几百米。 摄影:JOHNNY MILLER

"一线之隔,两个世界:航拍镜头下的巨大贫富差距"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