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藏:柳枝接骨

文/鲍宜龙正骨奇方抗日战争时期,有个新四军游击队战士叫吴江浦。一次作战时,他不小心跌下山崖,所幸被一位老人收留养伤。

典藏:柳枝接骨典藏:柳枝接骨

文/鲍宜龙

正骨奇方

抗日战争时期,有个新四军游击队战士叫吴江浦。一次作战时,他不小心跌下山崖,所幸被一位老人收留养伤。等伤好了,回到游击队驻地一看,战友们早撤走了。无奈之下,吴江浦决定回家。

回到家乡吴水镇,从没学过医术的吴江浦竟开起了诊所,挂上了“吴氏正骨诊所”的牌子。吴江浦接骨手法奇,恢复情况好,费用低廉,生意很快兴隆起来。这一来,惹恼了镇上的李氏药房。正骨本是李老板强项,可自打吴江浦开了正骨诊所,他家生意每况愈下。

李老板有个儿子叫李二刀,在日本人手下干保安大队长。这晚,李二刀派人送了封信给吴江浦,说李氏药房要在吴水镇摆义诊擂台,邀请吴江浦参加。吴江浦见是义诊,也就应了下来。

三天后,镇大街摆出了义诊擂台,引来百姓如潮的围观。李氏药房和吴氏诊所左右而坐,并立下规矩,让患者自己选择,十天为限,看谁家诊疗的效果好。

不多一会儿,来了个骨折的病人,他在擂台前愣了愣,选择了李氏药房这边。

走进帐篷一看,坐镇擂台的并非李老板本人,而是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

男人开始为那病人医治起来,清理伤口时,病人疼得鬼哭狼嚎,把后来的一位病人吓得目瞪口呆。后来的病人战战兢兢地到了吴江浦的帐篷里,吴江浦将他安顿在病床上,边与他闲聊,边清理伤口,不知不觉清理干净。接着,他从包里拿出一把树叶,挤出汁液轻涂伤口,又给了患者一把树叶,吩咐回去熬成汤汁服用。等患者下了地,一试,果真比来时轻松多了。

十天内,李家治了五个病人,吴江浦治了足足十二个病人。李家的病人还无法下地走路,吴江浦的病人基本都能活动自如了。高下已分,李氏药房吃了败仗。

隔了两天,李二刀约吴江浦来到镇外一块空地,问道:“知道那些天和你打擂台的是谁吗?”吴江浦疑惑地问:“不是李老板吗?”李二刀笑道:“不,是我们的大佐太君。他也会正骨术,特意让我借李氏药房的名头,安排了这个擂台。”

吴江浦还没反应过来,暗处两个日本兵走了过来,押住了吴江浦。李二刀说道:“大佐太君有请,有些问题,他想亲自向你讨教。”

神秘老人

吴江浦瞧见日本兵,心里不由恨道:老子学会这正骨术,就是你们这些日本鬼子所赐!

故事回到几个月前,吴江浦当时被鬼子追赶,不慎跌下悬崖,当即昏死过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醒过来,见自己身旁坐着一位老人。

吴江浦问:“老爷爷,您救了我?我们是新四军游击队,下半夜炸了鬼子的军火库,被发现后只能拼命逃,半路上不小心摔下山崖。”

老人听了叹了口气说:“娃娃,我得帮帮你。”老人向一棵柳树走去,折了几根柳枝回来。他把柳枝的汁液挤出来,按住吴江浦的伤口来回涂抹。见吴江浦疼得直哼哼,他边按边说:“娃娃,你听过关云长刮骨疗伤吗?我见过好多和关云长一样的人,他们都不怕疼。”

吴江浦一听这话,他咬咬牙,闭上眼说:“老人家,我知道您是激我,我、我虽然不是关云长,可也是男子汉,我不哼了。”

又按了一会儿,老人笑眯眯地说:“你这娃娃不错,还真能忍住疼。你睡一觉就没事了。”老人说完转身离去。吴江浦看自己的腿,被老人用柳树枝捆扎起来,也不觉得疼,他昏昏沉沉地又睡了过去。

等吴江浦再睁开眼睛,太阳已经偏西。见老人还是坐在自己身边,就问:“老爷爷,我睡了多久?”

老人说:“娃娃,你这觉最少也有三天三夜了。现在,把这些叶子吃了。”吴江浦一看,是一把鲜柳树叶,就迟疑地望望老人。老人说:“吃了你就能起来走路了。”

吴江浦接过那把树叶就嚼了起来,有点苦,可还是被他吃了下去。

老人又说:“让我看看你的伤。”说着,扯下了捆绑在吴江浦腿上的柳条。老人按了按伤口,说:“娃娃,你可以起来了。”

吴江浦听了,一翻身站了起来。那条断腿果真活动自如了,他一喜,连忙跪下说:“谢谢老爷爷。”

老人摆摆手:“不用谢,娃娃,救你是我们有缘,再说,我还有件事情请你办,你办好后,咱俩就扯平了,谁也不欠谁,还用谢吗?”

吴江浦跪地不起,说:“老爷爷,不管吩咐什么事,我都替您办。”

老人说:“那你起来,我先把正骨术教给你。”吴江浦急忙爬起来坐在老人面前,老人一股脑地把正骨奇方传给了吴江浦。吴江浦说:“方法记住了,但您说让我帮忙去办什么事?”老人说:“我把这方法传给了不该传的人……你若有机会见到他,一定要替我把他逐出师门。”

于是,吴江浦离开老人,爬上山崖。没找到游击队,就回到家乡吴水镇,开起了正骨诊所。

不传之秘

吴江浦跟着两个日本兵进了军营。大佐一见吴江浦,就关心地嘘寒问暖,并自我介绍道:“我祖父曾在中国学习了中医正骨术,传到我这代,由于战争的缘故,不少精华流失了,所以想向你请教。”

吴江浦听了一愣,心想,这难道是老人口中那“不该传的人”?吴江浦试探道:“请教什么?”大佐说:“柳枝接骨。”吴江浦一愣,摇摇头:“我也不精。”眼皮一低,不再说话。大佐和颜悦色地说:“不回答也行,帮我们治个伤员总行吧?”

吴江浦还是不吭声。大佐脸色一变,从怀里掏出手枪,“叭”的一声,吴江浦应声倒地,左腿已断。大佐随即叫人将吴江浦拖进房间。不多一会,大佐穿着白大褂,拿着一小捆柳枝走进来,自顾自地说:“柳枝接骨始于《金针度世》一书。把剥了皮的柳枝整成骨形,中间打通,放在两段碎骨头的切面中间,代替被切除的骨头。安放时,木棒两端要涂热的生鸡血,再把‘石青散’撒在肌肉上,缝合后夹上木板固定骨位。我祖上在中国学到的是这些,但临床不太实用。我听闻你的接骨手法更实用,说明有独门秘笈。今天,我拿你来做实验,哪一步不对,你要纠正,不然的话,吃亏的是你自己。”随即,大佐就为吴江浦清理伤口,痛得他晕了过去。

大佐用冷水泼醒吴江浦,说:“告诉我,用什么方法止疼?”

止疼方法很简单,腿上有一个穴位,点一下就能让筋络局部麻痹,清理伤口时就不会痛,但这是师父摸索出来的不传之秘,怎么能告诉日本人?吴江浦忍住不说,又一次疼晕了过去。

等吴江浦再次醒来,他已躺到了山崖边,仔细一看,正是上次坠崖的地方。大佐冷冷地说:“你刚才昏迷时说了胡话,吐露了真情。现在,喊你师傅来为你治伤吧。”

吴江浦见李二刀和翻译官都站在不远处,就说:“好,你扶我站起来,让我喊。”大佐见吴江浦断了一条腿,离悬崖又比较远,就上前扶起他。只听吴江浦高声喊道:“师父,您在哪?快来为我治伤啊……”

声音在崖壁间回响,就在大佐眼神往山崖下望去的一瞬间,吴江浦右手迅速地往大佐身上一点,大佐身子一麻,立刻动弹不得,被吴江浦一把抱住,一起滚下了悬崖。

等李二刀带领鬼子找到崖底,只有鬼子大佐的尸体,脑壳被砸碎,吴江浦已不知去向。鬼子立即调兵封山,接连找了好多天,也没找到吴江浦,只好不了了之。吴江浦是否还活着,无人知晓,只是从那以后,柳枝接骨法就这么失传了……

END

"典藏:柳枝接骨"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