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大案 - 刺杀大汉奸王竹林

大汉奸王竹林1938年12月27日傍晚6时,法租界丰泽园饭庄门前,一名身穿厚厚的皮衣,头戴毛皮帽子,刚刚吃完饭,被众人捧月般送出饭庄的一名大腹便便的男子与众人寒暄,慢慢地向停在一旁的汽车走去。

民国大案 - 刺杀大汉奸王竹林

大汉奸王竹林

1938年12月27日傍晚6时,法租界丰泽园饭庄门前,一名身穿厚厚的皮衣,头戴毛皮帽子,刚刚吃完饭,被众人捧月般送出饭庄的一名大腹便便的男子与众人寒暄,慢慢地向停在一旁的汽车走去。“王会长,这次兄弟招呼不周,还请你多多见谅,下次您再赏兄弟一个面子,一定好好安排,好好安排……”旁边的一个人正毕恭毕敬地和那名大腹男子说着话。

正在此时,汽车的旁边出现了三名男青年,电光火石间,他们每人本来空着的手里多出了一支乌黑的手枪,而枪口正指着那名大腹男子,“砰、砰”两声枪响打碎了这个黄昏平静,刚才还和人寒暄的男子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而开枪的3名男青年,也乘乱消失在人群中……第二天,天津各大报纸的醒目位置都出现了这样的一个标题,“天津商会会长王竹林遇刺身亡”。这条消息引起了极大的轰动。“汉奸王竹林在法租界丰泽园饭庄门前被人打死了!”“那个汉奸商会会长让人给杀了!”各种各样的消息飞快地在市民中传播,一时轰动全国。

1939年5月22日,伪警察局代理局长阎家琦在接受《益世报》记者采访时称,刺杀王竹林之3名凶犯均被处决,他们均系本市素无正业之纨绔少年。然而,此案的真相果真如此吗?

千夫所指万人骂,大汉奸成为众矢之的,抗日锄奸团决定杀一儆百……

说起王竹林,他可是个“人物”,天津沦陷前为天津商会会长,一直就是一个场面上的人,在天津商界里,各路商家无论什么事,都要给他一个面子。然而,1937年7月,日寇侵华,天津沦陷后,他为了能够保住自己的地位和权力,就参加高凌霨组织的伪天津市地方治安维持会,充任委员,兼任天津物资对策委员会委员长,干起卖国投敌的勾当。

天津沦陷时期,天津商人新式法人团体———天津商会,它的领导大权始终被王竹林、刘静山、邸玉堂等卖身投靠日本帝国主义、忠实执行日伪军政当局各项法西斯政策的汉奸人物所把持,在许多根本问题上,放弃了广大商民的利益,无论从职能上,还是从行为上发生了剧烈嬗变,失去它昔日的辉煌,步入衰落的歧途,成为日本帝国主义维持殖民统治,控制工商企业与广大商民的鹰犬,因而很自然地遭到广大商民的抵制和反对。

对这些汉奸,天津人恨得牙根都痒痒。一时间,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然而,迫于日本侵略者的淫威,大多数商人只能是敢怒不敢言……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日本侵略军占领了天津后,天津市一直活跃着一个以“抗日杀奸、复仇雪耻”为宗旨的组织———抗日锄奸团。

这个组织是在1937年冬成立,团长曾澈负责总体策划,团员李如鹏负责组织,孙大成(字若愚,天津永安饭店少东)负责行动。该团初建时,仅有十几个人,至1939年春,已发展至60多人,其成员多为耀华中学、南开中学、汇文中学等十几所学校的学生。据流传下来的资料表明,当时他们在现在保定道崇仁小学内成立了锄奸团骨干培训班,名义上是文化课补习学校,实际上是宣传抗日、研究抗战形势以及教授各种常规武器使用方法的培训基地。

看到这些日益猖狂的汉奸,锄奸团决定要杀一儆百,给这些汉奸一点颜色看看。拿谁开刀呢?思来想去,就是他了———王竹林,这个奴颜婢膝的卖国贼……

布置好后,所有成员分散到伏击点的各个方位,十数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饭庄的大门……

枪口对准饭店门口

一个漆黑的夜晚,保定道附近的一栋小楼里,抗日锄奸团的几个成员围坐在圆桌前,对于是否有必要击毙汉奸王竹林的问题,锄奸团团长曾澈召集大家进行详细地研究,他低声说:“我个人认为王竹林在汉奸里地位虽不算高,但他参与汉奸活动异常卖力,而且管制着天津市面上的许多商号,给日本人疯狂敛财,所以有必要将他除掉。同时也可以杀一儆百,警告其他汉奸,为日本鬼子卖命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听了他的意见后,几人都认为有必要给这些汉奸一些颜色看看。

孙大成又补充说:“我觉得刺杀王竹林这个人事先要安排好时间和地点,必须一击而中,决不给他逃跑的机会。而且地点最好选在比较繁华地点,能够充分地达到对敌人的震慑力。”“对!”团员赵尔仁也表示,“我们根据早期的侦察发现,王竹林这个人平常的交际应酬比较多,经常出入一些饭庄、舞厅等公众场所,如果我们能够在这些地点进行刺杀行动,肯定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曾澈拍案而起:“就这么定。大家这几天要严密监视王竹林的活动情况,孙大成、赵尔仁和孙湘德你们三个人执行刺杀任务。其他人掩护接应,如果有什么闪失,其他人要迅速出击,必须当场击毙王竹林。”

没过几天,行动组得到情报,1938年12月27日,王竹林将会在法租界丰泽园饭庄请客,孙大成马上率领耀华中学学生赵尔仁、汇文中学学生孙湘德,潜伏在丰泽园门前。孙大成说:“今天晚上我们就要让王竹林这个名字成为历史。我负责在王竹林的汽车后守候,赵尔仁负责开枪,其他人负责掩护我们。如果我们两个人都失手,大家要不惜代价,一定要击毙他。”布置好后,所有成员分散到伏击点的各个方位,十数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饭庄的大门,就等待着那一时刻的来临……

血顺着地面慢慢地扩散开,他肥胖的身躯在地上抽搐着……

冬天的夜总是来得特别早,刚过了晚上6点,夜色已经笼罩了大地,但中原公司附近还依旧那样繁华。这时,饭庄的门打开了,一群人走了出来,王竹林正好与他的几个“同好”边说边笑地走向停在饭庄旁的汽车,他丝毫没有感觉到,今天晚上这顿由日本侵略军为他“埋单”的饭局,成了他走上黄泉路的“送行饭”。

突然间,孙大成等人从车后跃起,几只乌黑枪口对准了王竹林。在他被这一幕惊呆的时候,赵尔仁举枪便射,子弹呼啸地射进了王竹林左肩,受惊的王竹林被疼痛激醒,他一手捂枪伤,回头就往饭店跑,嘴里还不停地喊着:“杀人了,杀人了!”可是听到枪声的人们也被惊得向两边跑去,正好把王竹林留在了空旷的饭庄前,他此时真恨爹妈少生了自己两条腿,疯狂地向饭庄门口跑去。然而,子弹终于快了他一步,孙大成发现第一枪没能将王竹林击毙,迅速地补射一枪,子弹不偏不倚地击中了王竹林后脑,王竹林倒在了地上,血顺着地面慢慢地扩散开,王竹林肥胖的身躯在地上抽搐着。他睁着不甘的双眼,似乎开始怨恨,怨恨他为之服务的“主子”此时没有能够保住他的性命。

完成任务的孙大成等人飞快地冲入中原公司侧门,穿过大厅,从前门奔出,早前这里接应的团长曾澈带着他们消失在法租界内的夜色中……

人群中突然一声巨响,汉奸王竹林的棺木险些被炸上天……

第二天的清晨,天津的大街小巷一改往日的平静,“大哥,您听说了吗?王竹林这个汉奸昨天让抗日锄奸团给毙了。警察局正要抓那些毙了汉奸王竹林的好汉呢!”“嘘……二兄弟,小点声,别让那帮狗腿子听见,这年月,这帮人还要脸吗?抓到那些好汉,还能去领赏,他们还是不是中国人了。我就是知道是谁也不告诉他们!”“就是,让那帮子王八羔子自己慢慢找去吧!咱要是有本事,也杀他几个汉奸。”

案发10天后,到处搜查的人都是一无所获,警察局长及侦缉队长均向伪天津特别市公署市长潘毓桂递交了辞呈。1939年1月14日,潘毓桂批准了他们的辞呈,说,天津市商会汉奸会长王竹林被杀一案,警察局事先疏于防范,事后未能及时报案,准予该局局长周思靖引咎辞职,暂派督察长阎家琦代理其职;侦缉队长徐树铭撤职留任;特务科长蓝振德解职他调。

1939年1月11日为汉奸王竹林的开吊之日,潘毓桂除亲往吊唁、为王竹林的家属拨发了1万元丧葬费外,并令天津特别公署各参员及各局局长、处长前往参加,全市下半旗3天,要求演出一幕为汉奸出大殡的闹剧。但是当灵车行至旭街(今和平路)时,人群中突然一声巨响,一颗炸弹爆炸了,当即一人死亡,3人被炸成重伤,王竹林的棺木险些被炸上天,街面上大乱,人们四散逃命。王竹林的送葬仪式只得草草收场。

日本宪兵队突然闯入英、法租界内进行搜查……

1939年1月29日,伪警察局接眼线密报:法租界55号中庆源里10号,住有一名叫武汉卿的人,此人曾充任张学良的骑兵司令,自“九·一八”事变后,复奉蒋介石的命令,组织蓝衣社,现已有两年的时间,自王竹林被击毙那天起,引人即密迁英租界内,现具体住址不详。阎家琦急令5名特务潜伏暗查,并告知不论此人是否参与这起事件,一经确认立即拘捕,但一个月过去了,也没有查到这个人的踪影。

4月28日,日本宪兵队开一辆汽车,突然闯入英、法租界内进行搜查,终于在英租界求志里、法租界天增里带走了3名青年,声称这3个人就是刺杀王竹林的人。后来将他们拘禁在天津日本宪兵队总部———花园宪兵队(今八一礼堂附近)。两周后,惨无人道的日军将这3名无辜青年秘密处决了。5月21日,伪警察局对外称,刺杀王竹林的3名“凶手”已经正法,轰动全国的“刺杀王竹林案”就这样了结。

"民国大案 - 刺杀大汉奸王竹林"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