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低分可以,但这片不该被低估

看完《阳台上》,翻了一下豆瓣评分,惊讶地发现《阳台上》的分数竟然还不如张猛的前作《一切都好》。可结果却是,视听如此出色的《阳台上》,最终还是败给了只有情节毫无视听、且在情节上极其平庸的《一切都好》。

看完《阳台上》,翻了一下豆瓣评分,惊讶地发现《阳台上》的分数竟然还不如张猛的前作《一切都好》。

打低分可以,但这片不该被低估


打低分可以,但这片不该被低估


不知道张猛看见会做何感想。

反正我觉得挺遗憾的。

它也暴露了当下电影导演一个很尴尬的处境:我们到底要拍什么样的电影?

是拍一个像《完美陌生人》或《看不见的客人》那样,依靠纯情节层面的刺激来取悦观众?还是回归电影的本质,依靠视听语言来完成艺术表达?

很显然,张猛选择的是后者

可结果却是,视听如此出色的《阳台上》,最终还是败给了只有情节毫无视听、且在情节上极其平庸的《一切都好》。

从这个角度讲,《阳台上》虽是导演张猛个人的胜利,却是电影在当下环境的一次失败。

不夸张地讲,在近年来的国产片中,《阳台上》堪称用视听语言叙事的典范。

看到很多人说《阳台上》剧情单薄,这么说吧,如果只关注表面的情节和对白,那么它确实单薄。

可实际上不是的,因为《阳台上》有大量信息是通过“镜头调度”“意象建立”来呈现的。

忽略了这些,自然也就剩下单薄了。

那么它到底是怎么呈现的呢?

接下来我们具体说说。

在聊之前,有必要简述一下剧情

《阳台上》的剧情可概括为一句话:张英雄替父寻仇的故事。

他的父亲因一场拆迁纠纷,与小组长陆志强发生争执,盛怒之下突然离世。张英雄由此踏上寻仇之路,不想意外邂逅了陆的女儿珊珊,并在一次次偷窥与尾随中,渐悟了“性”的真相。

打低分可以,但这片不该被低估


影片的第一个镜头,就很有趣。

张英雄站在废弃的轮船顶部,顶上立着大大的字牌:东方皇帝。

其中“方”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张英雄站在那里。

打低分可以,但这片不该被低估


如果用略带戏谑的眼光看这个镜头,我们会在“张英雄”和“方”的对位中得到一个很有趣的解读:整部电影讲述的就是这个男孩方(慌)了的故事。

他的“慌”因为两件事:一是父亲死了,老宅拆了,他的生活秩序被全面打乱;另一个是女孩珊珊的出现,使他被压抑的性意识逐渐萌动。

影片是如何表现这种“慌”的呢?

运用“浅焦镜头”加“手持跟拍”。

打低分可以,但这片不该被低估


这种拍法并非独创,早在2015年的电影《索尔之子》中就被更彻底地运用过。

“手持跟拍”突显的是晃动感,意在呈现世界崩塌后,英雄内心的局促不安;

“浅焦镜头”是为强调英雄与现实的疏离,他必须重新探索,重建秩序,才能让眼前的世界再次清晰起来。

影片就是通过这样的镜头语言来外化人物的心境的。

注意,这种拍法只在影片的中段大量出现。父亲去世之前的段落是没有的,因为那时旧的秩序还在,还很稳固,所以影片更多采用固定机位的平拍或横摇镜头来呈现这种稳定感;同样,在影片的尾声,英雄终于放下仇恨并认清自己后,镜头也再次从失序的状态中回归了稳定。

影片还大量使用了“栅栏式构图”,表意也很明确:张英雄被现实困住了。

打低分可以,但这片不该被低估


打低分可以,但这片不该被低估


这种困境包括很多层面。

有他和母亲住在舅舅家,寄人篱下的委屈;有张英雄看不到出路,对未来的迷茫;有他被困在复仇的念头里,得不到解脱的痛苦;也有他内心对于性的疑惑,以及被压抑的性冲动。

这些困境,都在不断被“栅栏式构图”形成的牢笼,反复强调着。

如果我们把张英雄的个人成长分为两个阶段:第一,摆脱父权阴影;第二,性意识的觉醒。

你会发现,影片用一整组逻辑严密的镜头语言,把这个过程清晰地呈现了出来。

先说摆脱父权阴影

影片从第一场戏就告诉我们,父亲对英雄的教育完全是高压式的。

他逼儿子喝酒,动不动就打骂,背后的诉求很简单:想让儿子活得像个爷们儿。

父亲死后,父权的阴影其实一直都在。

具体就体现在复仇上。

与其说复仇是儿子的“孝顺”,不如说是“乖顺”,是对父亲临死前那一句“陆志强,我记住你了”的回应。

英雄想让父亲看见自己真的像个爷们儿了,这才是复仇最真实的心理动机。

所以才有了那场梦。

在梦里,英雄杀了陆志强,完成复仇,并从父权的阴影下获得了解脱。

影片是怎么用镜头语言表达的呢?

注意看两组一样的镜头。

第一组是父亲带英雄去户籍科,办事未果,气冲冲地冲出门去,这时过来一辆三轮车,车上有三面镜子,扫过时镜子里先呈现出父亲错愕的脸,而英雄躲在父亲的身后,低头不语。

等到了梦里,英雄气冲冲地去找陆志强报仇,这时完全同样的镜头,三轮车再次经过,这时镜子里不再有父亲,而只有英雄。

打低分可以,但这片不该被低估


人面对镜子,是最能辨认自我的时刻。

这两组镜头放在一起就是在说,英雄终于从那个强悍的父亲身后走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男人。

影片虽然讲的是复仇的故事,其实到梦境结束,复仇的故事就结束了。

这场复仇,杀人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是驱赶父权。

往后就进入了第二阶段:英雄对于“性”的探索和辨认。

这两个阶段之间的转换,导演用一个镜头就交代清楚了。

请注意看梦境之后紧接着的那场戏。

英雄再次来到餐馆的卫生间,透过粉红色的玻璃看对面的阳台,望远镜里最先出现的是陆志强的脸,可英雄根本没有多做停留,而是将望远镜移到左边,等待了片刻,直到窗帘后面出现了珊珊的身影。

这个镜头足够清楚了吧。

复仇在这一刻已经不是大事儿了,重要的是女孩,是性,是青春的冲动。

打低分可以,但这片不该被低估


打低分可以,但这片不该被低估


这里插一句,选周冬雨来扮演珊珊简直太合适了。周冬雨性别感不强,既有女孩的纤弱,也有男孩的爽利,这样一个形象放在那儿,作为英雄偷窥和“意淫”的对象,那种在两性之间左右徘徊的迷茫感,才能真的成立。

我们继续往后,说说第二阶段“性觉醒”的部分

这里就要提另一个重要角色沈重了。

如果说珊珊只是英雄性幻想的对象,那么沈重才是实实在在陪在英雄身边的人。

毫无疑问,英雄对于沈重是有朦胧的好感的。

影片对此有太多暗示了。

比如每次坐沈重的摩托车,英雄都会把头搭在沈重的肩膀上,并且从后面牢牢地抱住他;再比如沈重提出一起租房的邀请,英雄毫不犹豫地答应,并且还给沈重喂苹果吃;再来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带沈重去那艘废弃的轮船——东方皇帝号,那是英雄的秘密基地,从不和人说的,带沈重去,等同于向他展示了自己最私密的空间。两个人在船上一起喝酒唱歌,聊理想,那也是影片最接近于“浪漫”的一场戏。

打低分可以,但这片不该被低估


可惜,沈重终究不是英雄的同路人。

瞒着英雄,他带自己的女友上了船,两人赤身裸体。这无疑是在英雄外化的内心空间里留下了深深的创伤,也为两人的最终决裂埋下了种子。

可是在整个过程里,英雄已经渐渐确认了自己的同性情结。

直到影片最后,当他用坐在摩托车上环抱沈重的方式,从后面抱住珊珊时,那毫无波澜的内心让一切更加明朗。

注意接下来的一组镜头:他转动转椅,坐在上面的珊珊移到了一边,这个动作像是一场告别。随后,英雄向着镜头走来,身旁是一片废墟,天空开始下雨,他扔掉了刀,点上一根烟,最终逃离了镜头的监视。

打低分可以,但这片不该被低估


这组镜头给整部影片做了恰如其分的收尾。

离开废墟意味着重建了秩序;下雨是成长的泪水;扔掉刀不止是放下恨意,也是放下了“刀”所象征的一种绝对的雄性特征;点烟的动作则联系着他与沈重之间的关系,回顾整部影片,烟作为男性与男性之间的媒介,象征着一种同性关系,那么点烟则是对于自己身份的最终确认。再联系到全片反复运用的“偷窥镜头”,英雄不止是偷窥别人的人,他也一直在被镜头监视着。

那么此刻他从容地离开镜头,则意味着彻底的释放和自由。

通过上面的讲述,我们大致可以看出,张猛在整部作品中都试图在用视听语言来叙事,而不是靠情节或对白。

因此你也能发现全片的一大败笔,就是英雄在发现珊珊是弱智以及陆志强一家同样生活艰难后,他对沈重说,“你说我非得要报仇吗?我爸他都已经死了。”

这句对白真的没有必要,其实他都已经拍出来了,实在无需再说出来。

除了镜头语言的部分,影片还建立了大量的意象来支撑表达

比如表现英雄心理上受到的一次次冲击和震颤,影片就用不断碾过镜头的列车来表现,反反复复出现了多次,就像一个个现实遭遇从男孩心灵上碾过一样。

还有就是“眼镜”

《阳台上》是一部关于偷窥的电影,也是一部关于“认清自我”的电影,所以“看”的动作在全片极其重要。

打低分可以,但这片不该被低估


对应到影片中,父亲死后,英雄去重新配了眼镜,象征着要重新去认识世界了,此后为了进一步探索,他又买了望远镜,可以看得更远更深。之后,他遭到沈重的毒打,望远镜砸了,眼镜也碎了,影片最后,当他认清自己后,破碎的眼镜也被重新拼贴,他带着它走出了废墟。

关于“眼镜”这一意象的建立,全片的逻辑也是非常清晰的。

ok,到这里,关于《阳台上》视听呈现的部分,基本写完了。

写了这么多,想表达的其实很简单。

《阳台上》在视听语言部分很出色,这点实在不该被忽视。

最后我想甩开视听的部分,再多说几句。

《阳台上》的主题还有另外一层,其实类似《燃烧》,讲述的都是当下青年的精神状态

张英雄或许代表了这个时代的一类年轻人:没有理想,得过且过,且并不为此感到焦虑。

他曾这样描述自己的理想:“有房,有退休金,有老婆,有孩子,没事儿和我爸一样,老酒咪咪。”

他整日沉迷于游戏,没有工作。若不是父亲的死,他或许还要继续混下去。

可即便是父亲的死,也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大的转变,他只是在酸辣粉店打打工,不曾想过更远的未来。就连为父亲报仇的事,也一天天淡去,当女孩出现,很快便转为了对性与爱的追逐。

其实,生活早已给了他一次次沉默的暴击。

包括:父亲的死,老宅被拆掉,寄人篱下的酸楚,酸辣粉店老板的苛责,沈重的“背叛”,欺骗珊珊的白领更让他窥见到人性之恶......

最后,他拿起刀走上街,那一刻,我们仿佛看到《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里的小四,终于决定要和这个世界死磕。

打低分可以,但这片不该被低估


英雄拿刀划向了路旁的出租车,此时的他已经由针对个体的复仇,向某种反社会人格倾斜。

然而很快,他又放下了刀,迅速地和这个世界和解了。

我并不是要在这里鼓励杀戮,只是在那过于草率的和解背后,一个青年本该具有的反抗精神,是否也被某种过于“佛系”的处世态度一起湮灭了呢?

影片最后,当英雄终于逃离了镜头的监视,走向自己独立的人生后,他的未来会更好吗?

答案似乎并不乐观。

这或许也是向来尖锐的张猛,为我们留下的另一个值得深究的悬念。


该原创文章首发于微信公众号: 第十放映室(ID:dsfysweixin)

微信搜索关注:第十放映室

"打低分可以,但这片不该被低估"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