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学前班原来是这样的,如果我有孩子,我绝不会送孩子去就读

会哭的孩子没人理最近,我来到了一个双语早教中心,成为了一个幼儿英语实习老师,但是,在那个学校,我仅仅只待了一天,便再也坚持不下去,我的心告诉我,面对那些天真的幼童,我做不到对于有些事视若无睹。

幼儿学前班原来是这样的,如果我有孩子,我绝不会送孩子去就读

会哭的孩子没人理

最近,我来到了一个双语早教中心,成为了一个幼儿英语实习老师,但是,在那个学校,我仅仅只待了一天,便再也坚持不下去,我的心告诉我,面对那些天真的幼童,我做不到对于有些事视若无睹。

我去工作的第一天,学校就来了一个哭闹不休的小男孩,但是奇怪的是,他的哭闹,并没有引起老师过多的注意,作为一个混迹职场十多年的“老鸟”,我很容易就从那些老师的脸上看到“不耐烦”三个字,因为好奇大家的反应,我问了当班的其他老师他的情况,那老师只是淡淡的说:“他有的哭了,一直这个样子,之前也这个样子。”后来由于来学校咨询的家长逐渐增多,班主任老师将他指给了我单独带,并且让我把他带离其他小朋友们都在玩的大厅,我问缘由,他们回答是孩子家长多了,他这样哭下去影响不好。

被我单独带走的小男孩并没有止住哭声,我拿出了平时在家哄亲戚小孩的办法,先是拿出手机给他看我拍的各种猫咪的照片,只是他对此并不感兴趣,我只好改变战术:讲故事,然而,太小的孩子注意力并不能很好的集中,他对于故事依然不感兴趣,我不知所措的同时看到了桌上的便签本,遂撕下几张纸下来给他叠了小船、小房子,终于他不在哭闹,乖乖的拿着纸折的小船玩,并且能够对我的提问做出回应。我给了他几张折叠好的面纸巾他也能很好的拿着不丢,自己想到妈妈哭两声的时候会自己给自己擦眼泪,后来在我带他上完厕所的空档,我看到了其他的小朋友都在早操,他拉着我的手站在教室的走廊里怯怯得对着大厅的方向张望,但是带课的老师拒绝了我带他一起上早操课的要求,理由还是他喜欢哭闹。

幼儿学前班原来是这样的,如果我有孩子,我绝不会送孩子去就读

不要再相信所谓老师的报平安照片和视频,前一秒你的孩子在照片和视频里时好好的坐着,后一秒你根本就不会知道他发生了什么,摆拍,不止是存在于成年人的世界中。

在那之后,这个小男孩和我单独待了好一会时间,直到老师开始上综合课,终于可以上课的他确如老师所说的间歇性想到就要哭闹,当课的班主任于是让我站在他身边,随课哄他,接下来就是吃午饭,课间活动等等,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学前班老师发给家长的照片就是孩子在学校的真实反映,但是让我想不到的是,老师的照片不都是孩子的实况转播,由于小男孩喜欢哭闹,他的眼睛总是红红的状态,老师在课间活动拍照的时候叮嘱我在牵着他手的时候挡住镜头,不要让手机的摄像头拍到他,直到他眼睛不再那么红了,情绪也稍微安慰下来才拍了他的照片发给他的家长,并且在拍摄其他小孩的吃饭、上课的时候都会事先给他们整理好衣服,或者为了拍照而专门喊他回答问题。

幼儿学前班原来是这样的,如果我有孩子,我绝不会送孩子去就读

你不想睡觉,那就给我出去吧……

转眼到了午休,这个也就是那一天工作下来最最让我感到愤怒的地方!早教中心的小孩子中午都是在学校吃饭和午休的,不是每一个孩子都能适应离开父母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安然入睡,我作为一个没有带过孩子的成年人来看,哭闹是这个年龄的小孩子最基本的抗拒反应过程,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之前哭闹的小男孩也如预料一样的哭出了声音,断断续续没有停止,在大部分小孩子都已经入睡的休息室里显得尤为突兀,在哄了两个小宝贝睡觉的我本以为离他最近的老师 会哄一哄他,可是令我没想到的是那个班主任老师只是寥寥几句的安抚就不耐烦的将他从被窝直接拎出,将他抱到了地上站着,他穿着薄薄的棉毛衫裤,裤子还是开裆裤,然后在我诧异的时候班主任老师喊我拿起他的棉衣裤子,将他带到休息室隔壁的教室给他穿衣裤和鞋子,不允许他再待在休息室里,在此期间,在这个大人穿着棉衣尤感觉冷的季节,这个可怜的小宝贝是穿着睡觉没脱的袜子身着一层薄薄的单衣站在原地方继续哭泣,而老师的理由仅是不要吵醒别的小孩子睡觉, 面对班主任的催促,我只能快速的带着他“逃离了休息室”并且快速的帮他穿着妥当,期间,我摸到他的小手冰凉一片。

同时跟我们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个不睡午觉的小女孩,我跟另外一个老师要了折纸的彩色卡纸,给他们折了好几个小玩具,转移了小男孩的注意力,他乖乖的看我折纸,跟我对话,并且还自言自语的说着,要让他的妈妈明天来退课,他不想上了。随后在接下来的小半天时间里,他几乎不再哭泣,并且会时不时的看一眼我在哪里,我观察了他好久,发现他把我给他擦眼泪的纸巾随手捏着,从来也不丢掉,想哭了流眼泪出来了就会拿着擦几下眼睛。

我不知道三岁左右的孩子对于懂事这一块已经到了什么阶层,但是对于我这样一个在这个世界生存了二三十年的成年人来说,尤觉得他被几乎是光着拎出被窝的一刹那,心酸异常!

我一直都以为老师是一个神圣而光荣的职业,尤其是幼儿园、学前班的老师,那里的孩子刚学会认知这个世界,纯真无比。或许混迹成人的世界太久,看多了职场、商场层出不穷的尔虞我诈,利益熏心,我一直觉得人们的内心世界也在渴望一份纯真与宁静的,我满以为那里会是我的重新开始,老师们是带着爱在守护着每一个孩子,但是仅仅一天,就让我看到了残忍,为此,我在下班后找了中心的总园长,跟她反应了这件事情,很不幸,园长一句话就指出我是站在家长的角度看待问题,老师也有老师的无奈,她要保证的是学校绝大部分孩子的利益,不能因为一个哭闹的孩子而影响了整体,可能处理的方式是有问题,但是出发点是好的,可是以我一个成年的旁观者,我并没有在那个中心的老师身上看到她所说的那一点。

我们总认为,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可是现实总是狠狠的打人一巴掌,当你的孩子回家开始不哭不闹,变得乖巧,粘人,甚至胆小,你并不知道它在学校到底经历了什么,也不会知道他的发烧和感冒从何而来,可能只会认为是学校里孩童间的传染罢了。

"幼儿学前班原来是这样的,如果我有孩子,我绝不会送孩子去就读"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